新闻中心

翻译新闻
翻译知识

联系我们

    忠信乐译翻译公司

电    话:400-600-6870

手    机:15763349658

Q     Q:17774836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7748366

 

信息中心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

声称做了多年“情人”惨遭弃 女子诉“情夫”索女儿抚养费

作者: 肇庆翻译公司 发布时间:2017-08-14 15:43:38  点击率:
肇庆翻译公司推荐阅读,版权归所有者所有,转载如有侵权,烦请告知删除!

近日,家住高要金渡镇的黄女士向本报反映,她与当地一位70多岁的已婚男子钟某保持“情人关系”十多年,还为他生下一女儿。今年初,钟某却以“女儿不是他所生”为由拒绝抚养,并把其母女俩赶出家门。对此,黄女士上诉法院,为女儿索要抚养费。高要法院三次开庭审理此案,目前尚未作出判决。

黄女士:为他生下女儿却被赶出门

据现年45岁的黄女士介绍,她来自湖南桃江,上个世纪90年代,她来到高要金渡工厂打工,认识了当地比较有钱的已婚男子钟某,进而发展成“情人”关系。2007年3月4日,她在湖南老家生下了女儿小笑(化名)。

黄女士表示,女儿出生后不到一个月,钟某便让她们住在金渡圩镇上一套房产内,并每个月给1850元生活费。“此后,他经常看望女儿,辅导女儿的学习,而且还以家长的身份为女儿在当地的一间学校办理了入学手续。”黄女士继续说,去年,她住的地方因钟某将一楼出租给人家搞化工品生意,导致其母女生病住院,两人关系开始恶化。去年中秋节之后,钟某便以“女儿不是他的”为由,不再抚养小笑。“今年2月,他就将我母女俩扫地出门!”黄女士气愤地说。

女儿小笑:“我一直叫他爸爸”

11月26日上午,在高要金渡一出租屋内,记者见到了黄女士及其9岁多的女儿小笑。黄女士所住的出租屋约有三十平方米,屋内摆设十分简陋,墙壁上贴着很多女儿小笑的奖状。黄女士声称,今年被钟某赶出家门后,她一直没固定收入,日常支出大多数靠向朋友借。“一直以来,姓钟两夫妇日常生活都是我照顾的。”说起与钟某的“不正常关系”,黄女士并没有太多忌讳。“我都是为我女儿讨回公道。”

黄女士说:“我女儿4岁多就读书,她现在读五年级,很聪明,上学至今一共拿过75张奖状。”现年9岁的小笑对记者说,她自记事以来一直管钟某叫“爸爸”,平时大多数都由“爸爸”接送上下学和辅导功课。同时,黄女士还向记者展示了“爸爸”钟某辅导女儿功课场景的照片。

钟先生:“亲子鉴定表明小孩不是我的”

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“家丑”,年过70岁的钟先生并没有回避,而且给记者作出了不同的说法。他说,2002年1月,黄女士是由其男朋友孔某出面交租金租下他的房子。“认识她之后,一直只是一般朋友关系。”

谈到“女儿”小笑,钟先生表示,2012年9月小笑要入读小学时,黄女士向他求助帮忙解决其小孩入学的问题,他出于同情心,即以“家长”的名义帮小孩办理了入学手续。“今年以来,我和小笑已做了两次亲子鉴定,结果都表明我跟小笑没有血缘关系,我不是小笑的父亲。”

据悉,在今年1月,钟先生、黄女士及小笑共同前往“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诊断中心”做亲子鉴定,结果显示“钟先生不是小笑的亲生父亲。”

高要法院三度开庭审理此案

对此纠纷,高要法院在今年9月26日首次开庭审理此案。黄女士认为,“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诊断中心”是“冒充”的,其检验结果“不合法”。

因此,高要法院又于10月9日委托位于端州区的广东明镜司法鉴定所进行“亲权鉴定”,检验结果仍为“钟先生和小笑不存在亲生血缘关系”。但黄女士又质疑“这间鉴定所不是亲子鉴定专业化的权威鉴定机构。”

面对两次检验结果,黄女士坚称“我来这那么多年只跟过他姓钟的,心里非常清楚!”

在11月份,高要法院进行了两次开庭审理,目前尚未作出判决。而在12月3日,在多家媒体记者的见证下,钟先生与小笑来到医院再次提取了毛发和血液,并送往了相关机构进行亲子鉴定,现正等待第三次鉴定结果的公布。

报料人 何先生 报料费 50元

记者 陆志锋

相关产品

相关新闻


忠信乐译翻译有信公司- 肇庆翻译机构 专业肇庆翻译公司 肇庆翻译公司  
技术支持:肇庆翻译公司